話說蔡瑁派文聘當先鋒迎戰林員外軍,沒想到大敗被俘,慘敗收場。蔡瑁驚懼萬分,不知如何是好…。
苦思不出良策之下,蔡瑁聽從張允的建議,再派人向曹操求援,希望曹操能再派兵幫忙抵擋林員外。除此之外,也加緊徵兵、徵錢糧,在此危急關頭,也顧不得民怨沸騰了。

某日,蔡瑁旗下一間店舖的掌櫃來找蔡瑁。
「喔?是你啊蔡五,這個月的帳收齊了沒有?」蔡瑁問道。
「老爺,已經交給帳房總管了。」
「這個月有多少?」
「大約…五萬兩左右…」
蔡瑁大怒:「什麼!才這樣?你不知道我現在正需要錢擴軍嗎!?」
「老爺息怒啊,可是最近局勢動盪不安,生意是越來越難做。而且聽說許多富豪仕紳都搬到比較安定的江陵去了。」蔡五難為情地說。
蔡瑁一聽到原本襄陽一帶的富商,有許多都逃到林員外治下的江陵一帶,更是怒火中燒,氣得想踹蔡五。
「算了算了,你沒事就滾回去顧店吧!」
「老爺,其實這個月咱店收了十萬兩,只是要從中撥一筆錢給黃大人的,約五萬兩…」
「黃大人?哪個黃大人?」
「欸…就是幫咱處理一些骯髒勾當的那些人…」
「黃尸虎!?」
「欸…是啊。」
「你不說我還差點忘了!上次叫他去暗殺捅你楊沒成功,還有臉拿錢!?」
「沒辦法呀,老爺。這是之前就都說好的了…」
蔡瑁多年前就跟黃尸虎這個暗殺集團簽了長期合作的合約,就算沒出任務,蔡瑁還是得付月租費五萬兩,如果有出任務的話價錢另算;所以…沒有對象要暗殺的話,就算虧錢了。

「老爺…反正都得付錢,何不叫黃尸虎那些人去對付林員外?」

蔡瑁一聽,「對啊!我怎麼沒想到,要是林員外亂黨成員都被暗殺身亡,賊軍一定群龍無首,何愁不滅?」
「快快差人去連絡!」
「是!」

隔日,這暗殺集團的首腦便低調前來蔡瑁府中…。

這個暗殺集團不是別人,即是上次要暗殺捅你楊沒成功,卻誤殺了張猛的那個集團。此集團首領的身份是個謎,無人知曉;即使是蔡瑁也不知。平常只是一個名叫「黃尸虎」的怪人與蔡瑁連絡。
疑?這個黃尸虎不就是刺殺捅你楊事件中,反被捅你楊殺死的那個刺客嗎?他不是死了?

「將軍,黃尸虎大人來了。」
「快請進!」蔡瑁說。
只見一個黑衣的蒙面人走進來,向蔡瑁作了一個揖,便自行找地方坐下。
蔡瑁也見怪不怪,直接切入重點。
「黃大人,我就不多說廢話了。上次叫你去殺掉捅你楊,你卻搞砸,我不跟你計較。這次你一定要替我幹掉林員外那幫人!」
「…」黃尸虎用冰冷的眼神看著蔡瑁。
「怎麼了?辦不到嗎?看來你們的能力也不過如此嘛!」蔡瑁又說。
「蔡將軍,您不用激我。上次是對方命大,再來一次,他絕對逃不掉的。想必…林員外那些人一定是蔡將軍的眼中釘、肉中刺吧…要除掉他們不難,就看蔡將軍願意為林員外的項上人頭付出多少代價了…」
「哼,你說個數字吧!」
「二百五十萬兩,先付一半,事成之後再付另一半。」
「什麼!?你這是要坑我!」
黃尸虎起身作勢要離開…蔡瑁連忙阻止。
「行了行了!二百五十萬就二百五十萬!你三日後差人來取一半的訂金吧…」
「哼哼…蔡將軍你夠乾脆。你放心,我們這次有備而來,一定會取林員外的狗命!」說完黃尸虎便自行離去。

蔡瑁恨的牙癢癢的…卻也無可奈何。

**********************************

自從黃尸虎派人來取走了蔡瑁的一百二十五萬兩之後,便暫時沒了動靜。蔡瑁滿心期待著任務完成的好消息傳來…。
由於這陣子強徵民間資源來擴充軍備,襄陽的民怨已接近沸騰;再加上要支付暗殺集團的費用,蔡瑁可說是接近破產邊緣;現在就等暗殺行動成功之後,再派兵一舉消滅林員外的勢力,即可一統荊州了。蔡瑁想到這兒,不禁喜形於色。

「將軍,有大事發生了!」張允某天急忙地來找蔡瑁。
「何事?」
「我們派出去的探子回報,林員外軍有一部份已經開始退兵了!」
蔡瑁聞之大喜。
「這一定是暗殺成功了!哈哈哈,必定是怕我們知道,才先退一部份,想不動聲色地回江陵…」
張允點點頭,蔡瑁再說:「咱們不能放過這機會,命令全軍出擊吧!定要消滅林員外軍!」
此時有侍從來報,說黃尸虎差人送來了一封信。
蔡瑁連忙將信拆閱…。

請將軍備妥尾款,明日來收

「哈哈哈!果然跟我們猜想的一樣!」蔡瑁大笑。
「傳令全軍,總攻擊!」

三日後,蔡瑁已準備好,親自率領六萬大軍直取林員外佔據的長坂城。

**********************************

當蔡瑁所有軍隊都已集結完畢,正準備要出發時,襄陽的謀士「蒯越」急急忙忙地趕到,似乎有要事稟報。
「將軍!此乃敵人奸計!千萬別上當呀!」蒯越上氣不接下氣地叫道。
「你說什麼?」
「將軍,這一切實在太可疑…恐怕你一去就中了林員外的埋伏!」
「胡說!難道黃尸虎會騙我?我和他們也合作了這麼久…」
蒯越說道:「將軍想想,雖說林員外軍兵強馬壯、氣勢正旺。但咱們只要堅守襄陽,不輕易出戰,他們想攻陷襄陽仍然是難上加難;屆時只要他們兵糧耗盡,我們再一舉出擊,豈不手到擒來…。林員外一定也知道這點,所以必定無所不用其極地引誘咱們出兵,他們再以伏兵偷襲,則我軍危矣。將軍若不能確認敵方將領皆已喪命,草率出兵只會全軍覆沒啊!」
蔡瑁聽了蒯越之言,一臉鐵青。
「將軍,蒯越之言也有點道理。是不是小心一點為好?」張允說。
蔡瑁想了想,便說:「傳令!全軍暫時退回城內!張允,再派人多多打探敵軍動向!」
「是!」

**********************************

「將軍,蔡五來了。」
蔡瑁高坐在位子上,冷冷地看著蔡五。
「叫你跟黃尸虎連絡,你連絡上了沒有?」
「老爺…這幫子人,不知怎地…都消聲匿跡了…我拼了老命地找就是找不著他們!我…」蔡五害怕地說。
「你怎不說,我沒被你騙出城去被林員外殲滅,你很扼腕啊?」
蔡五大驚,「老爺,我…我怎麼可能有這種想法?冤枉啊~老爺。是誰在造謠污蔑我?」
「哼」蔡瑁不屑地說,「我派出去的密探都已經告訴我了!林員外軍不但沒退,先前佯退的那些部隊都掉頭了,而且還運送了更多物資回來!」
蔡瑁怒火難消,「可恨我還真信了你,差點枉送我六萬大軍!要不是蒯軍師提醒,襄陽城早已是林員外那廝的了!」
蔡五害怕地說不出話來。
「來人,拖出去斬!」蔡瑁怒喝。
「冤枉啊!~~」可憐蔡五命喪劊子手刀下。

由於蔡瑁的情報顯示林員外軍最近的實力又增加了,他更加害怕,下令向民間徵更多的兵員和錢糧,已經到了民不聊生的地步。

**********************************

林員外軍中…

「呵呵呵,宋軍師~你的奸計未能得逞啊。」古員外笑說。
宋老兵搧著羽扇,笑說:「哈哈哈,這可是計中計!」
「多虧了諸葛先生…不戰而屈人之兵,上之上者也啊~哈哈哈」
林員外亦大笑,「哈哈哈!對了對了,快派人去跟孔明先生報告最新的情況吧。」

這「計中計」是怎麼回事呢?

一開始宋老兵藉由佈署在襄陽的情報網得知,受雇於蔡瑁的暗殺集團幕後似乎有來自中原地區的大家族。然而隨著曹操勢力陷入尚不知原因的內戰,暗殺集團的蹤跡也暫時從襄陽消失。而這給了宋老兵可乘之機,他派人潛入蔡瑁手下 - 蔡五的店舖中;向蔡五獻計,慫恿蔡五向蔡瑁提議暗殺計。蔡五為了想在蔡瑁面前立功,便輕易地聽信了這宋老兵派去的間諜之言。若蔡瑁親率大軍出征,宋老兵佈下的伏兵則可將襄陽軍主力一舉消滅。
但這條計謀仍然很容易被破解,所以諸葛先生便將此計改良。先是利用假冒的黃尸虎(其實是蒙著面的捅你隨從 – 楊七郎所扮)向蔡瑁敲詐了兩百五十萬,讓蔡瑁財政惡化,也可補足林員外軍費不足、接下來又散佈林員外軍實力增加的消息,讓誤信假情報的蔡瑁心中的恐懼加深;如此一來蔡瑁會更加地向襄陽地區的百姓橫征暴斂,讓已經沸騰的民怨爆發。
另一方面,荃哥透過人脈,策動了一些襄陽地區的山賊、海賊頭目。使他們帶領著越來越多因蔡瑁暴政而落草的百姓,組織成大大小小人數不一的反政府軍,隨時準備起義。

**********************************

「主公,劉皇叔的部隊已經來到長坂城了。」徐福說剛接獲情報,便向林員外報告。
「太好了,各位弟兄隨我一同去城門迎接!」林員外大喜。
與劉備一行人見面之後,雙方互相寒暄客套了好一陣子自不在話下。古員外早已擺下宴席,要給來客接風。
酒酐耳熱之際,林員外說:「皇叔,此番進攻襄陽,在下以為現在正是大好時機,不知您覺得怎麼樣?」
劉備說:「林員外您所言甚是,我聽聞襄陽城的百姓在蔡瑁的暴政之下,民不聊生…備深感痛心。如今林員外起義兵討伐蔡瑁,實乃萬民之幸。劉備不才,率領我的兄弟們特來助您一臂之力。林員外大人,請盡快收復襄陽吧!」
林員外見劉備如此掛念襄陽的百姓,也非常感動,「皇叔您不嫌棄,我林某一定不會辜負您的期望,一舉收復襄陽的,屆時,請皇叔任荊州刺史一職,切莫推辭啊。」
劉備聞言一驚,手中酒杯不小心掉在地上。
「哎呀,林員外您此言差矣!劉備何德何能?荊州之事從頭至尾,皆是林員外您及您的弟兄們勞心勞力…」
捅你楊轉頭向宋老兵悄聲地說:「的確是啊…」
「閉嘴!」宋老兵用眼神示意捅你少說兩句。
「待荊州收復之後,理當是林員外您擔當此位,若您將位子讓給了我,豈不讓我受天下人恥笑?絕對不可、不可…。」劉備誠懇地說。
「哥哥乃是漢室後裔,又是當今皇上叔叔,當個荊州刺史有何不妥?!」張飛突然叫了起來。
「張飛!住口!」劉備厲聲喝道。
「欸欸欸…皇叔息怒,二爺息怒…今天這場宴席是給各位接風的,切勿因小事傷了感情啊!」周董出來緩和一下氣氛。
「是啊是啊,我林某出兵純粹是為了忠義二字,對漢室絕無二心。請諸位放心,我絕對力挺皇叔擔當荊州之主。」林員外說。
「林員外,人家都說不當了啊,你這樣推來推去只會冷了兄弟們的心啦,嘸意思啦!」這回換捅你楊發難了。
「捅你楊!這兒沒你說話的份!出去!」林員外怒道。
「出去就出去,哼。」捅你楊頭也不回地逕自下餐廳了。
「皇叔休怪,咱們本是綠林出身,都是粗魯人,您別跟他一般見識…」林員外說。
「豈敢豈敢,我們兄弟三人一向敬佩捅你將軍,怎麼會怪他。他可是博望坡一役斬殺夏侯惇的大英雄啊!」劉備說道。
「各位~」
孔明剛都沒說一句話,此時站起說道:「主公、林員外,你二人也別因這件事困擾了;亮認為,此刻劉表大人的長子劉琦公子仍在江夏,待荊州收復之後,我們還須請劉琦公子回來接任荊州之主,也算是報答劉表大人的恩情。」
林員外聽了,點點頭。「孔明先生還是明事理之人,受教了。我林某絕對支持劉琦公子回來擔任荊州之主。」
劉備也說:「嗯,由劉琦公子擔此大任是最適合也不過的了。」
「呵呵呵,別聊這些硬梆梆的話題了,來來來,吃菜,喝酒!」古員外說。

**********************************

「哼!劉備這老狐狸!」宋老兵大罵。
林員外不說話。
「誰不知道,劉琦來當荊州之主,意思就等同於劉備當荊州之主!既要名又要權,不簡單哪!」
「這幕後的操盤人一定是諸葛亮!」
「捅你,劉備軍的情形,你看的結果如何?」林員外問道。
捅你楊剛剛憤而離席,原來是去偷看劉備軍的狀況而已。
「咳…不得不說,雖然人數不如我們,不過應該受到非常嚴格的訓練;若打起來,咱們可能討不到便宜。」

林員外沉思良久,說…




欲知林員外說了什麼,請見下回分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ngerscb 的頭像
rangerscb

pointer

rangersc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Gary
  • 頭香....要打劉備嗎?
    雖然我愛劉備的人脈但是要打應該也不會輸吧
  • 砸 搞
  • 林員外沉思了很久,說:
    「下午7點集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