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林員外與諸將商討未來的戰略…

「我想…我們真要跟劉備對幹,我們是不會輸的。」林員外說。
古員外聽了,頗為驚訝。「主公的意思是…要解決掉劉備嗎?」
在現場的眾人都等著林員外的指示…。

「不過嘛~我並不打算這麼做。」林員外搖了搖食指。
「咱們要歸順劉備、擁戴皇叔。用「恢復漢室」的大義名份去騙吃騙喝,謀取我們的利益,壯大自身的實力!」

宋老兵不禁大呼,「好啊!林員外真是個梟雄!」
「哼哼哼,好樣的!」捅你楊也笑道。

「但是…」

眾人望向周董。
「但是我們一旦加入劉備陣營,不就都得聽他的了?他叫我們往東就往東,叫我們往西就往西,這樣有什麼好?」周董問道。
「這…」林員外一時無言以對。
「放心!」宋老兵說,「劉備向來以『仁德』當作招牌。當我們以『忠於漢室』的大義名份加入他們之後,若劉備背信忘義,反過來惡搞我們,則他用以號召天下民心的武器將會破碎。那麼站在大義的一方就是咱們了,到時還怕他不成?只要我們漸漸地在劉備軍中擔任要職,這劉備勢力遲早被咱們掌控…不過現在說這些還言之過早,眼前先攻下襄陽再說。」
「嗯!宋軍師說的有理,那我們就這麼辦吧!先想想怎麼對付蔡瑁。」林員外說。
「喔對了,徐福的病情怎麼樣了?」
蘇醫師搖搖頭說:「越來越嚴重了,連我特製的藥方都起不了什麼作用…」

自從大軍來到前線駐紮之後,徐福的身體就開始變得虛弱,似乎之前的傷又復發了。於是林員外便叫他好生休養,這段期間不要再參與軍機事宜。劉備方面到現在都還不知道徐福─也就是徐庶─藏身在林員外軍中;這也是徐庶自己的意思。

「主公,我想徐福這次…恐怕是撐不下去了。」蘇醫師嘆道。
「什麼?…唉…蘇醫師,還是請你再努力搶救吧。徐福軍師乃是我軍重要的智囊啊…若失去他,我軍如同痛失一臂!」林員外說。
「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了,你也別想太多。」古員外安慰林員外。

「報!~~」
「什麼事?!」捅你問道。
「荃將軍差人來問我軍何時進攻,他已經做好襄陽地區反抗軍的連絡工作了。」
林員外聞言大喜,「好快啊!荃哥真有效率。快,去通知劉皇叔,召開作戰前的會議吧!」
「遵命!」

**********************************

「諸位將軍!今日咱們將替劉表大人報一箭之仇!」劉備舉起林員外的手高呼。
「此戰必勝!」諸將齊聲高喊。
林員外轉身向劉備說道:「皇叔,此關鍵的一戰,就由您和孔明先生來帶領我們吧!我和眾弟兄,一定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林員外大人,您和諸位將軍是這回光復荊州的主要戰力呀。我們豈可在最後搶了你們的功勞呢?」劉備說道。
「欸…皇叔,你這麼說就錯看在下了,功勞一斤多少錢?咱們都是粗人,不在意這些!我們只知道劉表大人生前對咱們有恩,我們就要報答他的恩情!將這竊佔荊州的反賊給繩之以法!」林員外正色道。
「說的好啊!」宋老兵趕緊鼓掌,在場的將領見狀也紛紛鼓掌,連張飛和趙雲都叫好…。
「科科科,林員外的人望又增加了呢~」周董暗笑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請諸葛先生說說他對此戰的想法吧~該怎麼打?軍師,你給大家說說吧~」劉備說道。
只見孔明一派輕鬆地輕搖羽扇,走到堂上,向劉備和林員外略做一揖。
「此戰毫無疑問地,蔡瑁必不出戰!他一定會採取堅守城池的策略…」孔明肯定地說。
不待眾人提問,孔明繼續說:「我們只要擺下全面進攻的態勢,也不用強攻。敵人會從內部開始瓦解。」
「在荃哥的奔走之下,襄陽地區已有數支義軍成為我方的內應。宋大人,這部份交給您來說明一下。」孔明將主持棒交予宋老兵。
「咳!沒有錯!匪諜就在你身邊!…我是說…在蔡瑁身邊!」宋老兵頓了一頓,「或許你們又會以為我又要用老梗,比如說:又叫尾哥耍什麼鬼妖術,將蔡瑁嚇的疲於奔命之類的…又或是派幾個奸細入城開門,我軍直搗黃龍…再不然就是要古員外推出他的攻城車,咻咻咻地往裡面猛丟石塊、火球之類的…。錯!我身為林員外軍的軍師,當然就是要不斷地想新的奸計!」宋老兵環視眾人一圈。
「這回,我們用的是『土龍計』!!」宋老兵手一揮,堂上一幅大型地圖被攤開了來,是襄陽週邊地區的地圖。
「土龍計?不就是挖地道嘛。」捅你楊挖鼻孔著說。
「呃……。總之!!我們就直接對襄陽城展開攻城行動…但別使出全力;目的只是吸引蔡瑁軍的注意力。然後荃哥會見機使用『土龍計』~從地道入城…」在說「土龍計」三個字的時候,宋老兵不忘用雙手的食指、中指做出彎曲的動作。
「『土龍計』…(又做了一次同樣的動作)一旦成功,就會在「西三城門」燃起狼煙…」宋老兵用手指出地圖上襄陽城西三門的位置。
「此時我們就發動總攻擊,從西三門攻進去,相信很快就可以獲勝。」宋老兵說。
孔明接著說:「戰鬥結束之後亦不可鬆懈,我軍進城之後,須馬上往襄陽城北方佈防,以免曹軍蠢動。」

「太好了!我已經等不及要大展身手了呢!」林員外笑說。
「此戰必勝!」捅你楊高呼。
在場諸將皆興奮地高聲響應。

孔明將令牌及寶劍交予林員外。
「林員外大人…有勞您帶你的弟兄們領兵三萬,前往襄陽攻城。接下來就依計行事!」孔明說完,便沒有其它的話了,這真是一次簡短的分撥。
「林員外,這次行動以你們為主力。我相當了解你們的實力,你們便見機行事吧,我對你們有信心…」孔明低聲向林員外說道。
「呵,諸葛先生你放心。我們絕對會贏得勝利!」林員外肯定地說。

林員外帶領著麾下的將領,浩浩蕩蕩地出發了。

接下來孔明繼續發號施令。
「趙雲!」
「在!」
「我命你率三千精銳出陣,依此錦囊行事。」孔明說完便交給趙雲一個錦囊。
趙雲遲疑了一下,便收下錦囊,自領兵去了。
「主公,我和你留守長坂吧。」孔明說完便要散會。
「等一下!軍師!」
「嗯?是三將軍啊。有何疑問?」孔明回頭一看,原來是張飛。
「軍師!為何我和二哥不必出陣!?」
「這個嘛…」
「咱們之前在荊州也吃過蔡瑁的虧,此時豈可放過教訓他的機會呢!?請派我張飛出陣!」
「張飛!軍師自有安排,你懂什麼!?快退下!」劉備怒叱。
「俺不服氣!軍師,你倒是說個理由啊!」
孔明輕輕地揮了揮羽扇。「三將軍,此戰非我軍的舞台…屆時荊南四郡再勞駕你了,呵呵呵…」孔明說完便與劉備離去。
「張飛,別再鬧了!走吧。」關羽見狀也拉著張飛往外走。

**********************************

林員外的營帳中…

「沒想到這孔明還挺識相的嘛,把我們打包成一個整體去行動,而不是各自拆散。」古員外說。
「呵,我就說孔明先生不是那種人嘛!」林員外笑道。
「還是先『聽其言觀其行』吧…」宋老兵說。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黃老西問。
「當然是全軍出擊啦!」捅你楊說。
「全軍出擊!」林員外下令。
「喔!!~~~」

林員外軍三萬人向襄陽城進發,蔡瑁隨即採取堅守不出戰略,另一方面則派出使者向曹操求援…。

林員外命古員外從東邊攻城、黃老西從南面攻城,蔡瑁則親上火線督陣守城;不過林員外軍並沒有全力進攻,雙方僵持不下…。

**********************************

於襄陽城中。
「將軍,探子回報,已察知林員外軍的兵糧駐紮之處,不如派出一軍偷襲奪糧;若林員外無糧,則必退。」王粲建議道。
蔡瑁大喜,隨即命令大將張允率領五千兵馬偷襲林員外軍兵糧之處。

**********************************

「主公,我軍目前屯糧之地守備兵力似乎過於薄弱,且只派了蘇醫師和魏延帶領一千兵力把守,我擔心蔡瑁若是襲糧,則後果不堪設想。」徐福躺在椅子上,虛弱地對林員外諫道。
「軍師,你就好好休息吧。操心這些,對你的身體是不好的。」林員外說。
「謝主公」。
「林員外,我覺得徐福說的有理。不如派李嚴領五千人回去增防,如何?」宋老兵說。
「好吧,那就照你說的辦。」
林員外派手下去找李嚴過來,分派了五千兵馬給他,命他前往林員外糧倉協防。

**********************************

話說張允領五千精銳,繞路偷襲林員外屯糧之地。事情進展相當順利,一路上都沒被林員外軍的斥候發覺。趕了一段長路之後,終於被張允軍抵達林員外糧倉!
「將軍,前方就是林員外屯糧之處了。」
張允聽了大喜,命令全軍進攻:「只要帶不走的就燒掉,衝啊!」

林員外在此處的兵力很少,壓根沒想到蔡瑁會來這招,這也是輕敵之心所造成!
李嚴的協防部隊才剛出發,最快也得二個時辰才趕的到。林員外此番遇到麻煩了!

「荊州軍休走!我在此恭候多時了!」突然有一支軍馬橫衝進來,擋住了張允部隊的去路。
「可惡!來者何人!?」張允氣得牙癢癢。
「常山趙子龍!特來取你性命!」原來這支軍馬乃是趙雲的部隊!
張允一聽是趙雲,膽就失了一半…但又不想打都沒打就逃跑,便命全軍迎敵。
二軍交戰不一會兒,張允就命令全軍退兵,僅留五分之一的人斷後。

「哼!果然想跑。」趙雲冷笑。
趙雲此時再打開孔明給的錦囊一看,第二條寫著:「窮寇莫追,先佔糧倉。」
「軍師真乃神人也。」趙雲佩服之餘,也就不追擊張允,叫全軍回去防守好糧倉。

可憐的張允剛剛慶幸躲過趙雲的追擊,正當思考回去該如何跟蔡瑁交代的時候…
「李嚴在此!」沒想到李嚴的部隊剛好抵達!
張允真是衰小,不得已之下,只好迎戰了;但李嚴有兵力優勢,再加上張允的士兵們剛才打了一場硬仗,已是疲憊不堪;經李嚴這麼一折磨,自然是瞬間瓦解。
「要殺要剮,隨便你吧!」張允最後也被生擒。
李嚴笑道:「張將軍,你言重了。我家主公最是仁慈,絕不會殺你的…來人,綁起來,押回大營!」
李嚴派了一千人,將張允押解回林員外大營,自己便趕往糧倉。沒想到趙雲已經在那裡跟蘇醫師和魏延在聊天了。
趙雲向李嚴大概說了下始末,李嚴佩服的說:「孔明先生真是料事如神呀。」
「李將軍,不如你就將部隊先留在糧倉這,以防範蔡瑁又來偷襲吧。」趙雲說。
李嚴心想:「如此一來豈不是將糧倉給你們管了?」這他可不敢做主。
「趙將軍所言極是,不過我得先請示我家軍師。」生性謹慎的李嚴如此說道。
趙雲笑說:「當然當然,就趕緊請人前往林員外大營告知今天的捷報吧!」

**********************************

消息傳回林員外處,林員外大喜。畢竟軍糧要是失守,後果可不堪設想。
「主公,請借一步說話。」宋老兵說。
「什麼事?」林員外問。
「雖然幫我們救了糧倉,但現在也是趙子龍在控制著我們的兵糧對吧?」
「對…」
「那我們等於是處在咽喉被掐住的情況下嘛~」
「嗯嗯,這說的也不無道理。但眼下也只能這樣了。」林員外說。
「不如這樣吧。」宋老兵說,「既然趙雲已佔了糧倉,我方的人留在那邊也沒什麼意思,若是不小心火併起來,反倒成了人質了;不如就將兵馬留給趙雲,讓他幫咱們守糧;蘇醫師、魏延和李嚴就全召回來吧,如此也可表現出我們完全信任劉備的一面,反正我們也需要取得他的信任嘛。」
「嗯嗯…你說的是…來人哪,將蘇醫師、魏延、李嚴通通叫回來吧。順便謝謝趙雲將軍………」

命令傳回糧倉後,趙雲便清點、留下了七、八千人防守糧倉,其餘人就隨蘇醫師他們前去跟林員外會合自不在話下。

**********************************

「主公,荃將軍傳話說,三日後入城!」探子回報。
林員外聞之大喜,便令眾將準備好接下來的工作。

三日後,襄陽城西門果然燃起狼煙!
「主公!西門的狼煙升起了!」探子回報。
林員外聞言大為振奮,「荃哥果然不負所託!各位準備進攻啦!快!」。
林員外軍在城外僅留下古員外領八千兵馬繼續攻城,其餘兵力全部調往西門進攻。

蔡瑁得知西城門有變,馬上派王威、蔡中領兵前去鎮壓,但是已經來不及了,林員外軍頭號流氓捅你楊已經進城,當場就砍翻了五、六個守兵;一撞見蔡中,便拍馬上前攻擊蔡中!蔡中大驚,立刻轉頭就跑,捅你楊大笑,也不追過去,專心指揮部隊對付襄陽的守軍。

襄陽軍已經士氣全失了,再加上城裡的人民也紛紛響應,不到半日,林員外軍已佔領半數以上範圍。
林員外率軍與荃哥帶領的反抗軍會合,「荃哥,這次做得太好了!你當居首功!」
「不不不,這都是大家的功勞,哈哈哈!對了,我介紹一下,這位是襄陽義軍的首領──穆休。」荃哥指著身旁的一名長髮壯漢。
林員外見穆休氣宇軒昂、身手不凡的樣子,非常高興,當場就邀請加入林員外軍的陣營,穆休也很阿莎力地答應了。

話休絮煩。
此時古員外的攻城部隊也攻進來了,全軍會合之後,繼續往主城前進。蔡瑁猶做困獸之鬥,將所有殘存的軍力全部拉進主城,試圖形成堅固的防禦。

林員外此時也不急著進攻,反而派使者遞招降書給蔡瑁。蔡瑁接到此書,勃然大怒,欲殺了使者。謀士蒯越勸阻,「將軍,此舉可能招致林員外的嚴厲報復,請三思啊…」。

「哼!誰教這廝欺我太甚!」蔡瑁仍執意要殺。

蒯越心裡知道蔡瑁早已被恐懼與憎恨佔據了,從林員外一行人來荊州的那一天起,他就如同被害妄想般地認為林員外遲早會破壞他在荊州的利益與地位…諷刺的是,他越想除之而後快,他所害怕的這一天卻越早到來。
「唉…不如去也。」蒯越搖搖頭,便退下。

蔡瑁盛怒之下,命左右將林員外的使者拉出去斬首。劊子手將該使者拖了出去,沒想到外頭文官伊籍與向朗早已等著,對劊子手說:「且慢,你等將此人交予我們,待會回去交差就說已斬了,知道否!?」
劊子手不敢抗命,拒絕兩位大人的命令。向朗說:「大勢已去,爾等看不出來嗎?!不如這樣,你將使者交給我們,你們直接逃命吧!難道要為蔡瑁犧牲嗎!?」
劊子手及在場的士兵,聽了向朗的話,想了想,似乎也只能這樣了。便將逃過一死的使者交給向朗、伊籍,便各自棄械逃跑了。

蔡瑁苦等劊子手將使者首級呈上不到,氣的大罵。此時有從人來報…
「將軍!軍中發生嘩變,有不少士兵向林員外軍投降了!且聽外頭傳說,伊籍大人與向朗大人已經向林員外倒戈了!」
蔡瑁氣急攻心,「完了…完了。」說完大哭。
此時劉表遺孀蔡夫人牽著劉琮走出來,蔡夫人說道:「兄長,不如趁早從密道逃脫,投奔曹操吧。」
蔡瑁還未回答,劉琮便說道:「母親,荊州乃是父親的基業,我們豈可棄之不顧,只管自己逃命呢?」
「少主,這也是逼不得已的。我們先投靠曹丞相,等丞相替我們討伐反賊林員外之後,您就可以回襄陽了。」蔡瑁說。
「蔡將軍,可惜你晚了一步了。」門外傳來一個人聲。
「是誰!?」蔡瑁叫道。
只見林員外身著戎裝,緩步入內。後頭跟著的是扛著神聖復仇者的獨眼龍捅你楊、已將紫金槌換成雷神之槌的古員外、以及MVP荃哥…等三員大將。
蔡瑁的臉皮微微地發抖。
「蔡夫人、劉琮少主,你們二位請跟我的手下走吧,我保證你們的安全,我的人會護送你們到安全的地方的。」林員外說。
蔡夫人眼見大勢已去,只好從命。
而蔡瑁該如何處理呢?
林員外軍內部也討論過許多次,最後還是決定…
「我發過誓要替張猛報仇的…」捅你楊舉起長劍。
蔡瑁咬著牙,猛然將自己的佩劍拔出!
「他想自殺!」古員外叫道。

「咻~!」一道白光,閃了一下。

捅你楊的劍法還是快了一步。
在荊州作威作福已久的蔡瑁,終於命喪林員外之刀下。

林員外全軍入城,貼榜安民,自不在話下。

**********************************

「主公,蔡瑁的財產都已開始進行查封充公的動作了。對我們的債務有不小幫助。」周董拿著算盤在跟林員外開會。
「不過還是不夠,對吧?」宋老兵問。
「是啊。」周董點了點頭。
「我馬上派兵去上庸李家莊抄家!」林員外說,「黃老西,你快領兵一萬去踏平李家莊,把錢都給我搶回來!」
「沒問題~」黃老西正要走出去。
「報!~」探子跑進來,在林員外耳邊嘰咕嘰咕了一會兒。
「怎麼了?」眾人問。
林員外一臉冏,說道:「幹,李家莊已經被張飛端去了,整個洗劫一空。」
「什麼?!」
「那我們的公司債快到期了耶,怎麼辦?」宋老兵和周董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嘖…我去跟劉備和孔明商量看看好了。」林員外說。

「報!」又有探子進來,在林員外耳邊哩哩嚕嚕。
「又怎麼了?」眾人問。
「呃…孔明已經幫我們把錢都還清了。」
「喔…鬆了一口氣,馬的。」宋老兵和周董都放心了。
「這下子欠的人情可多了呀。」林員外說。
「哪有?林員外你想太多了,這頂多算扯平。」宋老兵說。
「不過幸好,蔡瑁底下的企業都被我們端去了,日後至少有個現成的收入,應該還不少喔…」
「原本的那些掌櫃呢?」林員外問。
「都被我拖出去斬了,全部換成咱們的人。現在是給李嚴和霍峻在管理。」宋老兵說。
「喔…」林員外說。
「報!~」又有探子進來?!
「幹,今天是啥小啊?事情還真不少。」黃老西罵。
探子在林員外耳邊說了一些話,林員外眉頭深鎖。
「這回又怎麼了?」眾人問。
林員外起身,說:「唉…徐福不行了,我們去看看他吧。」

**********************************

蘇醫師正在照顧著徐福,不過徐福現在正昏睡著。
「怎麼樣?」林員外問。
蘇醫師搖搖頭,「時候差不多快到了,你們來的正是時候,他好像有話要交代主公。」
徐福醒了。
「主公…我不能再為您效力了…」
「沒關係,你已經做了很多了。」林員外說。
「主公…」徐福很勉強地把話說出口。
「什麼事?你說吧。」林員外說。
「荊州平定之後…劉備必定入蜀…屆時請主公…與劉備前去,別留在荊州…。」徐福很吃力地說完這句話。
「為什麼?」林員外問。
但徐福沒有回答。
蘇醫師看了一下,轉過身來,說道:「徐福先生已經永眠了…」。
在場眾人皆無語。
「低調地厚葬徐先生吧。」過了半响林員外才開口。

三日後,徐福──也就是徐庶──被低調而隆重地下葬了。此消息並沒有放出去給林員外軍以外的人知道。
「主公,孔明先生來了。」
「嗯?他來此作甚?快請。」林員外說。
孔明一身布衣來到,看來也是低調不想給人注意,連羽扇都沒有帶。
「軍師,怎麼有空前來?是皇叔有什麼吩咐嗎?」林員外問。
「林將軍,我只是前來弔唁一個老朋友罷了。」孔明說。
林員外心想,徐福的事應該沒有外人知道呀。
「老朋友?您是指…?」林員外試探地問問。
「林員外您就不用暪我了,其實我一開始就知道了。我給元直上個香就走,玄德公也不會知道的。」
林員外雖然知道孔明神機妙算,但卻也沒想到他情報網這麼靈通。
「先生什麼時候知道的?」林員外問。
孔明看了一眼林員外,「其實早在你們攻漢中失敗時我就知道了。」
林員外心想:「以後要特別防著孔明一點…」
林員外陪著孔明去跟徐庶上完香之後,孔明便自行回去了自不在話下。

**********************************

襄陽城又回歸平靜。

「林員外大人,你絕對想不到誰來了!」在襄陽城北面駐守的捅你楊跑了進來。
「唔…誰?」

「張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ngerscb 的頭像
rangerscb

pointer

rangersc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紫金老古
  • 我想對於孔明的部份我們要更留意了,下了不少伏筆!讚
  • sosasosa
  • 先給我來個前情提要好了~~~
  • 劉表死後,蔡瑁欲降曹==>林員外叛變==>曹操南下,劉備逃離新野==>林員外與劉備合併==>曹操勢力範圍內蹦出一個超強的盜匪,所以沒空併吞荊州就回去了(原因是遊戲被離職工程師放病毒)==>林員外和劉備趁此機會討伐蔡瑁。
    前情大概就是這樣。

    rangerscb 於 2011/05/25 21:11 回覆

  • baseboylin1215
  • 等了好久總算有新的劇情...只能說孔明不愧為當時最厲害的智者
    每一步都被他算好了...
  • sadvagrant
  • 孔明智多近妖, 當真打得過他?
  • Wei Huang
  • 好一陣子了,真是不錯啊!很難 GG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