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林員外一行人向劉備告別之後,北上前往曹操的勢力範圍。
眾將與一千五百士兵,必須到襄陽北方的港口搭船渡過長江,預計先抵達樊城之後再往許昌移動。
「咳,軍師,曹操那邊不知連絡好了沒有?」林員外問。
「有的,張遼回信說他會在樊城迎接我們。」宋老兵回說。
「如此甚好。」林員外說。
總算來到了港口,荃哥安排的船隻已經備妥,眾將士們陸陸續續上船,即將離開荊州…。

在主艦上,林員外與諸將又擺下了宴席,一邊欣賞著江景,一邊飲酒作樂。
「呀…好久沒有這麼悠哉的出遊啦。」古員外說。
「你不是一直都這麼悠哉嗎?」黃老西質疑。
「切!說這什麼話?我那是外表嚴肅,內心輕鬆。」古員外解釋道。
「哈哈哈,說的好!這種精神需要大家學習!敬古員外!」林員外舉杯。
一行人就這樣插科打諢,自不在話下。

正當眾人飲酒作樂之時,荃哥起身。
「各位,我先離席啦,必須到各艦去視察一下。」荃哥說。
「哎喲,只不過是一趟短短的旅程,有必要這麼緊張嗎?」宋老兵問。
「人總是小心一點比較好嘛。」荃哥說。
「欸?可是你要怎麼在各艦之間移動啊?」蘇醫師問。
「哈,這對水軍S的我來說只是一塊小小的蛋糕。」荃哥笑。
「那就給咱們瞧瞧!」周董說。

只見荃哥對手下說了幾句話,二個小兵便拿來繩勾,三兩下便將二條繩索勾住另一支船艦;確認固定好之後,荃哥手中持著鐵勾,勾住兩條繩索,躍上船緣,雙腳這麼一蹬,刷的一聲便滑行到了另一艘船邊上。兩邊的小兵再將繩索收起,荃哥就這麼從這艘船移動到了另一艘船。
眾人見了無不叫好。

正當眾人聊的忘我之際,江上突然起了大霧。
「怪哉!竟然突然起霧?」蘇醫師說。
「尾哥大師,能否使仙術將霧驅散呢?我擔心會有安全問題。」林員外道。
「尾哥?」眾人這才發現尾哥似乎不在現場!
「來人哪,快去找尾哥出來!這傢伙又跑到哪去了?老是這樣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宋老兵怒道。
「哈哈哈…你自己不也說了,神龍見首,不見『尾』嘛~~」古員外笑說。
「哈哈哈哈哈,靠北!也是吼!!」眾人又笑翻,似乎忘了要找尾哥的事。
「行了行了,別找了,我在這呢!」尾哥現身。
「你到底又溜到哪去了?大家找你找的要死(明明沒有)!這大霧該不會又與你有關吧!?」
「霧?欸起霧了耶!好酷!…喔沒有,我只是下去船艙上個廁所…」尾哥解釋道。
「靠!遊戲裡面還要上廁所!」黃老西罵道。
「對啊,這遊戲做的真是擬真…讚!」尾哥不禁佩服遊戲小組的用心。
林員外將手中美酒一飲而盡。
「別說太多廢話了,尾哥能否將此霧驅散?」
「欸…剛好沒練過這招耶…」尾哥面有難色。
「那就沒辦法啦,反正到樊城的路程很短啦,一下就到了,林員外不用如此謹慎。」宋老兵道。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林員外不知心頭上的一絲憂慮從何而來。

電光石火的一瞬,捅你楊「唰!」地猛一起身,拔出「神聖復仇者」在手。
「來者何人!?」
眾人被突來的動作嚇了一跳,還搞不清楚是什麼狀況時,幾個黑色人影漸漸地從濃霧中現身…
五個、七個、十個…人影越來越多,不知不覺已將旗艦上的諸將包圍!!
「護駕!」宋老兵大喊,抽出上古神劍「軒轅」!
指令一出!!──
古員外揚起手中雙槌「紫金槌」與「雷神之槌」!
黃老西抄起佩劍「黑雲」!
尾哥變出手中武器──拂塵「九尾」!相傳為九尾妖狐的尾巴製成。
林員外左手將「玄武盾」護在身前,右手「鬼樹林」直指黑影!
蘇醫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調配出10罐補血的紅水!
周董以極快的速度拿出手機!(?)

「古員外你何時練起雙持武器了!」宋老兵叫道。
「上次升級的時候有點一點啦!」古員外回答。

眾多黑影中,一個瘦長的身影緩緩步出…
「是你!?」捅你叫道。
林員外疑惑地望向捅你,「這位是?」
此人身材高瘦,長相俊美,風度翩翩;雖然身著刺客的黑衣,但仍透露出一股英氣!
「不暪各位,在下便是東吳水軍都督──周瑜、周公謹」此人說道。
「什麼!!~~周瑜??」眾人一陣大驚。
「林員外勿怪,因有事想請教,苦無機會,只好出此下策。咱們何不好好地坐下來聊聊呢?不必兵戎相見,各自將兵器收起吧。」周瑜笑說。
「豈有此理!你們乘著霧,偷偷摸摸的爬上我們的船,竟然還想要我們收起兵器跟你坐下來聊!?你以為你是誰啊?」宋老兵怒道。
「呵呵呵,軍師勿怪。我們東吳的水兵弟兄,已經在水下潛伏許久了,只要我一聲令下,諸位的船也許就將沉入江底…我說呀,何必搞到那個地步呢?」周瑜仍笑著。
「哼,那你豈不也是跟我們一樣沉入江底?跩個屁呀!」周董嗆道。
「哈哈哈,原來是名震天下的周董…。周大人覺得我這個水軍都督是幹假的嗎?」周瑜的笑容讓人覺得自己好像是個笨蛋。

「收吧!」林員外下令。
「看他有何話說?」林員外語畢,便大剌剌地一屁股坐下,翹起二郎腿。
眾人見了主公如此,便也收起傢伙,各自立在一旁。
「不愧是人稱『鬼樹林』的好漢!周某佩服。」周瑜笑說。
「廢話少說,你為何來此?」林員外問道。

周瑜收起陽光笑容,正色道:「林員外,天下已發生巨變,你想我東吳豈會不知?」
「什麼巨變?」林員外問。
「周某斗膽問一句,北方曹操領地發生了何事?你們為何棄劉備而投曹操!?」周瑜不客氣地問。
宋老兵心想,這周郎的情報網也太厲害,連這種事都知道?這不是應該是遊戲公司的人員才知嗎?
「喂,高橋鳴人!你說說看這是怎麼一回事?」宋老兵向身旁的遊戲公司虛擬人員「高橋鳴人」詢問道。
「喔…詳細我也不太清楚,我的責任範圍只有在幫你們解決遊戲中的電腦病毒而已。不過嘛,周瑜這個角色也是程式模擬的,以這個角色的能力數值來看,擁有強大的情報網而得知北方的變故應該也是合理之事…。」高橋回答。
「喔…難怪孔明似乎對北方的事並不大驚小怪。」宋老兵心想。

「我和我的弟兄們…」林員外開口了,「都是自由的個體,並不天生就從屬於誰,我想跟著誰、或是我的弟兄想跟著誰,我都不會阻攔。所以閣下的問題對我來說很可笑。」
「哼,你們與曹賊有仇,為何會北上投靠曹操,是不是與北方的謎樣賊眾有關?」周瑜問道。
「喲~你都知道了嗎?那還問這麼多作甚?」宋老兵插話。
「曹操的勢力龐大,隨時可能南侵,若劉備再與曹操聯手,則我東吳將非常危險!」
「那你叫你主孫權也歸順曹操不就得了!」周董不屑的說。
「此言差矣!全天下的人都可歸順曹賊,唯獨我主不可!」周瑜怒道。
「哼!還不就是二個眼睛一張嘴巴,每個人都一樣,為何獨獨你主不同?」宋老兵說道。
周瑜還想辯駁,被林員外制止。
「好了好了,諸位弟兄稍安勿躁。言語上的對嗆對事情沒有幫助,既然周都督都已經知道北方賊眾的事了,我覺得也沒什麼好隱暪的。不如咱們就好好的向周先生說明一下。」
於是,林員外就將整個事情的始末向周瑜簡單報告一下…。
「唔…沒想到天下間還有這令人難解之事…。」周瑜沉吟。
「這賊眾恐不是凡間之物…今天已不是曹劉孫三家爭霸之事,而是若曹賊被謎之賊眾併吞,則莫說漢室,天下百姓都將陷入萬劫不復之地啊!」林員外說。
「嗯…林員外此言,周某已能理解。但仍有一事請教。」周瑜說。
「但說無妨。」
「待北方之事平定之後,林員外會留在曹操身邊任職嗎?」
「斷不會如此!」林員外斬釘截鐵地回答。
「我和弟兄們已經打定主意要助劉皇叔,不可能助紂為虐的!」
周瑜似乎放下心中大石,微微一笑。
「周某心中也是這樣想…既然如此,我東吳與劉皇叔的同盟定能長久!」周瑜說。
「不過…」周瑜話鋒一轉,「若曹操不放你們走呢?」
林員外站起身,舞動了一下「鬼樹林」,刃光快速地在周瑜眼前流轉了數圈。
「你覺得曹操能耐我們何?」林員外笑說。
「哈哈哈!不愧是林員外!今日見識了…。」周瑜大笑。

「今天來拜訪諸位,解答了這些日子以來我心中的許多疑問,不虛此行、不虛此行啊~」周瑜嘆道。
「那麼…就不叨擾太久了。」周瑜起身準備離去。
「欸欸…要不,喝一杯再走?」古員外說。
「不了,你們也快抵達樊城了,我們再待下去也是惹不必要的麻煩,告辭!」周瑜說完,便向旁邊人使了個眼色。這群黑衣部隊便一躍入水,悄摸摸地來又悄摸摸地走掉。

林員外問宋老兵:「軍師,你怎麼看?」
「哼哼哼~」宋老兵說:「我料周瑜定會視情況攻打合肥,直取壽春!」。
「呵呵,我想也是,屆時我們必會盡力從中作梗!絕不能讓孫權小兒從中得利!」林員外說。
此時,荃哥從別船趕來了。
「荃哥,你那邊沒事吧?」林員外問。
「還好,他們剛溜上船的時候,被我們砍翻了幾個,後來他們說再輕舉妄動他們便要弄沉所有船,我才收手,看他們想怎樣。」荃哥說,「你們這邊呢?沒事吧?」。
「沒事沒事,只是一些誤會…」林員外便將剛才發生之事簡單地說了一下給荃哥知道,自不在話下。

不知不覺,船便已來到樊城南邊的港口,遠遠的就看到「張」字大旗在飄著,想必是張遼在迎接著。

林員外命諸位弟兄整裝,準備下船。
「弟兄們!來會一會久違的老朋友吧!哈哈哈!」


<本話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ngerscb 的頭像
rangerscb

pointer

rangersc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尾
  • 忘了這事……
  • 尾
  • 無名將結束,變遷啊!
  • yahoo當年買下無名,現在看來變成一個很可笑的決定…

    rangerscb 於 2013/09/02 06:2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