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襄陽蔡瑁苦等不到曹操南下,便決定加強軍備,以防林員外蠢動。近日探知林員外已派魏延領五千兵馬進駐麥城,便命麾下大將文聘為先鋒,領一萬兵馬前往長坂城。

於江陵城中,聚義廳內…
「主公派魏延當先鋒…不怕有個閃失?」宋老兵問。
林員外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放心,我早有安排。」林員外說。
「嗯嗯…不愧是主公,這樣我就放心了。」
「咳咳…各位,經過這一個月的努力,我方的軍備已經有很大的進步。」
林員外說:「徐福先生,麻煩你說明一下吧。」。

「各位將軍的努力已經看到成果,我方現有兵力已經大幅增加;江陵駐守的部隊已增加到五萬人,此外永安城亦有一萬兵力;麥城、夷陵亦有八千兵力。」
諸將聞言,不禁大聲歡呼!
「好啊!好!~~~」
「這都是主公以仁義治國,名聲遠播;各方志士無不心悅誠服啊!」宋老兵說。
「哈哈哈!!」

其實只有少數幾個人知道真相,在短期內要徵集這麼多兵員,金錢的花費是相當可怕的,即使有林員外及古員外兩大富豪,還是難以支應這麼龐大的開銷,甚至林員外將家中的珍貴古玩等變賣或是抵押,古員外也削減了許多娛樂與飲食的開支,將家產大多數都捐出來應急,資金缺口還是高達百萬兩以上。
在與軍師團商量許久之後,林員外決定發行債券,向荊州地區的富商募集資金,才解決了燃眉之急。
「之後要怎麼還這筆錢啊…?」林員外曾問宋老兵。
「以我在襄陽佈的情報網顯示,若拿下襄陽,抄了蔡瑁那廝的家產,應該可以還掉七成…」
「那還有三成呢?」
「我這有個計劃,還記得咱們要逃離漢中時,被上庸的李家莊給出賣了嗎?」
「哇,經你這麼一說,我還真的──想不起來呢!相信各位讀者也想不起來。」
「喔,好吧,誰叫那已經是多年前的往事了,Anyway,反正我老早想找機會報仇。」
「您還真是有仇必報。」
「我聽聞這李家莊的當家──李輝,早年做生意賺了超多錢的啊!若抄了那李家莊,可不就賺進大把鈔票?我估計還掉我們的債之後,還可賺個幾十萬!」
「可是要派兵進攻李家莊,豈不是要經過曹操的地盤?」
「安啦,若攻下荊州,咱們就派出水軍從水路進攻,殺他個措手不及!」
「妙計!就這麼辦!」

場景回到聚義廳。
除了兵員增加之外,各式武器軍需、糧草、馬匹也備齊了。就等林員外一聲令下,立即揮師北上。
「周董,劉備那邊怎麼樣呢?」林員外派出周董去和劉備連絡,準備組成同盟軍,共同攻打蔡瑁。
「劉皇叔也爽快答應,會派出精銳二萬助陣!」
「好樣的!」
「蘇醫師,劉璋那邊如何?」
「咱們已順利和江州簽了互不侵犯條約,安啦!」
「那麼,永安就留五千兵力駐守即可,由古員外的隨從古弟負責把守,其餘兵力調來江陵吧。」林員外說。
「諸將!五日後我們就全軍出動,討伐蔡瑁!」林員外下令。
「吼!!~」

**********************************

襄陽城中…
蔡瑁正在與幕僚商討戰情。
「將軍,據斥候報說,林員外軍將於五日後全面進軍。」蒯越說。
「林員外這惡賊,生性狡詐,其手下那一班亡命之徒個個也都是詭計多端,這莫非有詐?」蔡瑁咬牙切齒地說。
「將軍之言甚是,林員外一定不會真的等到五日才出兵。我估計…他三日就會出兵,我們需早作準備。」
「你說的對。哼!他們先鋒派出魏延這叛徒,我定要在林員外主力到達之前活捉魏延這廝,挫挫他們的銳氣!」
「這魏延勇猛過人,需小心應付。」
「不過是莽夫一個,有勇無謀,有何懼哉!我派文聘向其叫戰,誘他出戰,再用伏兵襲之,定能一舉消滅。」
「將軍此計甚妙,不如早點進行。」

**********************************

在魏延營中…
「將軍,敵方大將文聘向你下戰書了!」隨從來報。
「哼!若非主公命我不得出戰,以文聘的三腳貓功夫,我三回合便結果了他!」
「聽令,沒有我的命令,不得出戰,違者斬!」魏延說。

文聘見魏延對戰書沒有反應,便依計行事。

「將軍,咱們派出的眼線說,文聘將糧草移至另一處了…。」
「喔?快將地圖拿來,他移到何處?」魏延喜形於色。
魏延一看地圖,發現文聘將糧草移到新的地點,此地有利於運輸,但在防守上是很大的弱點。
「哈哈哈,這無學之輩!糧草竟然放在如此易攻難守之處,若我派輕騎突襲之,文聘這一萬人將成為我刀下亡魂啊!哈哈哈!」魏延大笑。
「將軍,可是主公說過不可私自出戰…」
「我知道,可是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若奪了敵方的糧草,文聘不出三日必敗!主公來此正好乘勝追擊,機不可失!廢話少說,給我點一千精兵,今夜裡突襲屯糧處!」

入夜之後,魏延僅帶了一千輕騎兵,摸黑突襲文聘的屯糧處。
「將軍,似乎不對勁!我們沒發現糧草,盡是些引火之物!恐怕有詐!」
魏延衝入陣中,卻沒發現半個守軍,也開始覺得奇怪,心頭一驚。
「不妙!若敵人用火攻,我豈不成了夏侯惇?撤!快撤!」
突然營外一陣殺聲震天,火光大作。
「叛賊魏延!我文聘特來取汝首級!~~」
魏延大怒,拍馬直取文聘!
兩人交手二十回合,文聘大劍一揮,背後人馬衝殺上來包圍魏延。
魏延砍倒十餘人之後,左右說道:「將軍,我方人馬大半已被消滅,怎如何是好?」
「可惡…退兵!退兵!」魏延此時才決定要撤退,但為時已晚;前後左右已都是敵軍。
「天要亡我嗎?可恨哪!!」魏延大喊。

說時遲那時快,文聘軍後方突然一陣騷動。
「發生何事?」文聘問道。
「將軍,咱們被另一支部隊包圍了!」
「來者何人!?」
「只見『林』字大旗…」
文聘一驚,莫非是林員外!?不可能呀,他應該最快三日後才會抵達的呀!
「文聘將軍,別來無恙?」林員外拍馬出陣,和文聘打個招呼。
「林員外!?」文聘大驚。
「哈哈哈,正是在下。我昔日和將軍雖無深交,但深深敬佩將軍為人正直。如今為何替反賊蔡瑁效命呢?」
文聘自知理虧,不發一語。
「文將軍,不如加入我方,共同替劉表大人報仇吧。」
文聘聞言,便道:「要戰便戰,何須多言,來吧!」
林員外聞言大笑:「哈哈哈!文將軍此言差矣…」說完便令左右揮舞大旗,只見文聘部隊四週出現大軍。第一隊捅你楊、第二隊黃老西、第三隊荃哥、第四隊古員外。
「什麼!?」文聘大驚。
「文聘小兒,汝等已被我方包圍,還不速降!」捅你罵道。
文聘見苗頭不對,隨即下令:「眾將士,隨我突圍!」說完便率軍往古員外方向衝殺過去!
古員外也不是好惹的,手中紫金槌一揮,便將部隊變陣,開出一個缺口讓文聘的部隊通過,但他早已在出口處佈滿絆馬索、長釘等陷阱。文聘騎兵隊一衝出來便摔個人仰馬翻,此時荃哥和黃老西便一擁而上,砍翻文聘人馬自不在話下。
捅你楊亦率軍衝殺過來,正面接著文聘,兩人展開武將單挑!
兩人大戰五十回合不分勝負,捅你楊賣個破綻轉身便走,文聘殺來,荃哥馬上接手,兩人又戰了五十回合,接著黃老西、古員外又輪流來戰文聘…文聘氣力已漸漸耗盡;林員外揮舞手中長槍,又來戰文聘,文聘見情勢不妙,想拔腿逃跑,但林員外將手中巨盾向文聘丟去—此盾竟然綁著索鍊!?文聘被鍊盾擊倒之後,左右士兵一擁而上,將文聘綑綁起來。
「帶回去!」林員外大喝。

林員外重整軍勢之後,向文聘大營發動攻擊,而大將被擒,其守營將士群龍無首,沒三兩下便被林員外拿下。至此,林員外已攻佔長坂城。

長坂城中…
「將文聘帶上來。」宋老兵說。
武士將文聘押解至大堂之後,林員外說道:「文聘將軍,我敬你是條漢子,不想殺你。你可願意加入我方,一同討伐叛賊蔡瑁?」
文聘哼了一聲:「寧死不降!」
宋老兵大怒:「大膽蠢材!你真以為我們不敢殺你!?來人啊,拖出去斬!」
林員外連忙制止:「軍師休怒,我不想做不義之人。既然文聘將軍不降,我也不為難他。」
林員外話鋒一轉:「不過嘛,文將軍乃虎將,吾亦不願放其回襄陽,以免成我軍大患,暫且將之押進大牢。傳令,派重兵把守,不得有失!」
於是文聘就暫且被關進大牢之中。

林員外接著說道:「將魏延帶上來吧。」
只見魏延也被綑綁,被武士押解至大堂。
「魏延,你可知罪?」林員外問。
「我未能取勝,甘願受罰。」魏延低著頭。
「混帳!我不是因你未勝而處罰你,是你違抗我的軍令!」林員外大怒。「我不是告訴過你,未得我的命令,不得出戰嗎!?」
「是說過…」魏延說。
「那你是存心抗命囉?來人啊!拖出去斬了!」
眾皆大驚,蘇醫師出來緩頰:「主公,魏延乃不可多得的人才,若斬之,豈不乘了蔡瑁的心意?何不讓他戴罪立功?」
其它文官武將也來幫忙求情,林員外怒氣才稍歇。
「死罪可免,但還是要有處罰。」林員外說:「從今以後你便劃歸到蘇醫師帳下,當個副將。」
魏延謝過之後,便慚愧地退下。

當晚林員外召開慶功宴,慶祝大破荊州軍。並商討著下一步的戰略…

與蔡瑁的決戰即將到來,新仇舊怨將作個了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ngerscb 的頭像
rangerscb

pointer

rangersc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林員外
  • 頭香
  • taoying
  • 二樓
  • 尾
  • 太瞭解他了
  • 古員外
  • 太久沒有揮動紫金鎚了~腰酸背痛啊~
  • chibin
  • 測試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