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回說到了尾哥乘著神行法加持過的大鷹,飛越了蠻兵包圍網的上空直抵成都…。
這神行法果然有效,即使在飛行時也能加速,飛行本來就比在陸地上快速,再經過神行法加持後,快上加快,不出三個時辰就已到達成都了。

尾哥抵達時已經傍晚,特地選了一個人煙稀少的地點降落,免得不相干的人看到大聲嚷嚷。
不過總不能帶著這麼大的老鷹進城吧?
尾哥此時拿出一張符紙,口中念念有詞…
「打包!」大鷹噗的一聲,冒出一陣煙後就消失了。
而尾哥手上的符紙,不知何時,上面已被畫上一隻老鷹的圖案。
原來這是尾哥的能力之一,名曰「尾哥快遞有限公司」。只要拿出符紙,喊聲「打包!」就可以將物體收進符紙中,方便攜帶。而要還原時,只要喊聲「送件!」被打包的物體就會出現。
==================================================
住在阿爾琺行星的David來信問道:「請問不管什麼東西都可被收進符咒裡嗎?」
這個問題問的很好,據尾哥的說法,只要是除了不動產和真人玩家以外的東西都可以。那豈不是連NPC也可以嗎?原則是上沒有錯,但要打包NPC之前,必須要得到該NPC的同意才行。
==================================================
尾哥將大鷹妥善收好之後(這可是他回去的唯一方法),便用穿牆術,不聲不響地進入成都城…。

向某個路人問了法正大人的居所之後,尾哥不敢躭擱,快步地走向法正的居所。
「扣扣扣!」尾哥敲了門。
不久即有一老人前來應門。「是誰呀?」
「敝姓尾,是江州嚴顏將軍派來的,有書信要交予法正大人,特來求見。」
「喔,是這樣子,您稍等一下,我馬上去通報。」
沒有過多久,這老僕就來開門。
「尾大人,請進請進,法大人在內廳候著呢。」

半個時辰之後…

「任務完成,我得趕快回去了。」尾哥從法正家中出來之後,也不打算停留便要趕回去。一路上挑人煙稀少之處,儘量低調,出了城之後才能把大鷹放出來。
「小兄弟~」
「小兄弟~~」尾哥突然聽到一個聲音,但四下無人,難道是在叫他?
「看你呆頭呆腦地,我就是在叫你呀!」聲音又出現。
「奇怪!是誰在惡作劇?莫怪貧道出手!」尾哥四處張望見不到人影。「快出來!躲起來算什麼好漢?」
「誰跟你躲起來?我在這!」這聲音又在尾哥後方出現,還伴隨著一根棍子,打在尾哥的後腦。「哎喲!」
尾哥猛一轉頭,「嗯?什麼!是你?」

**********************************

話說蠻王派出三支部隊各一萬人分別攻取朱提、越雋、西昌三城。
第一隊,特攻隊主帥賈不妙,領兵一萬,進攻朱提。
第二隊,副將孟儀,領兵一萬,進攻越雋。
第三隊,副將飛天洞主,領兵一萬,進攻西昌。

此三城的兵力,由於已接獲命令,將大部份都調回成都,所以加起來只剩五千人了!
越雋城守將「劉百通」會同其它二城守將:「侯康」、「薛正」聯合起來防守,並佈置陷阱,試圖消耗蠻兵的兵力。當蠻兵中速度最快的飛天洞主搶先渡河之時,劉百通下令將河上游的水閘破壞,此計淹死了飛天洞主二、三千人。飛天洞主大怒,不待與友軍會合便要先攻西昌城。
「這廝果然中計,軍師說的沒錯。」劉百通隨即與侯康、薛正商議下一計,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這飛天洞主好不容易趕至西昌城前,急欲攻城。在城前叫戰,但卻無人出戰,飛天洞主大怒,命令進攻;攻了一半,只見東門一支軍馬逃竄,飛天只當那是敗逃蜀軍,便下令停止攻城,轉而追擊敗逃的蜀軍!
但這卻是法正之計,這一支軍馬乃是薛正所率領,欲引誘飛天進入一處險地。果然飛天中計,中了劉百通和侯康伏兵,被其放火燒之,又死傷了大半人馬。飛天洞主被部下拼死保護殺出,撞見剛渡河的賈不妙和孟儀兩隊…。
賈不妙聽了飛天洞主如何中計,不禁大怒,便命武士將飛天洞主拖下去斬了,並要孟儀和他一塊兒攻城。
孟儀乃是孟獲的遠房親戚,做人素來謹慎、兼有謀略。他說道:「我方越急著進攻、越著他們的道。一急不如一緩,我等便照原定計劃攻城,料他們也無計可施。」
賈不妙聽了也覺得有理,便率自軍去攻朱提、而孟儀自去攻越雋。
劉百通打敗飛天洞主之後,便叫諸將回去守各自的城,能撐多久是多久,撐不住了就趕快跑。蠻兵一連猛攻了數日之後,朱提城被賈不妙攻陷,劉百通死於亂軍之中;侯康防守的越雋,也抵擋不了蠻兵的攻勢,便領著四五百人趁亂從密徑逃向西昌城,與薛正一起堅守不出,於是,越雋亦被孟儀攻破。
賈不妙馬不停蹄,想要與孟儀商議如何攻下西昌城…。
「將軍,不好了。我剛清點城裡的糧草,發現撐不到三天了!」孟儀才剛見到賈不妙,便大驚失色地說。
「該死,這定是蜀軍奸計,竟然先將糧草都搬光!這下子加上我們自己帶的軍糧,大概也只能撐半個月。孟儀,看來我們要快點攻下西昌城,他們城內一定還藏有糧食!」賈不妙下令二萬兵馬明早便火速進攻西昌城。

賈不妙沒料到,其實連西昌城的糧食都只夠支應三天了…這侯康與薛正二人,早已做犧牲的心理準備,即使死也要儘量拖延蠻兵的時間。

就在隔天清晨,日頭現身在西昌城東之時,賈不妙和孟儀率領的兵馬已經來到西昌城下!

「侯康,你想我們能撐多久?」薛正問。
「撐到這些蠻兵餓死!」侯康說。
「哈哈哈哈哈哈哈!!」兩人語畢相視狂笑。
「眾將士聽令!全力守城,死也不許讓一個蠻兵進來!」侯康下令。
賈不妙也下令攻城,雙方展開慘烈的攻城戰!

雙方戰鬥至傍晚時分,突然間,遠方傳來號角聲!
一開始只有一個方向,後來四面八方都有號角聲,且塵土飛揚…漸漸地,蠻兵聽到喊聲震天!

孟儀首先聽到這異樣的聲音,不到三秒鐘馬上警覺到事態不妙。
「主將!這有些不對勁!」孟儀趕忙通知賈不妙。
「我也聽到了,這喊聲是怎麼回事?」賈不妙也聽到了。
「像是軍隊的聲音,不過我派出的斥候完全沒告訴我附近有敵軍呀。」孟儀深怕是蜀軍的伏兵,這下子中計了。
「要撤退嗎?」賈不妙問道。
「主將,勝負不急著在此時,不如先退!」
「此言甚善!傳令,鳴金收兵!」賈不妙下令全軍撤退。
可惜已經太遲了,四面八方不知何方軍馬不計其數的向蠻兵襲來!
「糟了!我們中計了!看這兵力至少有十萬人!」孟儀見了這軍勢,連聲叫苦。
「吾命休矣!」賈不妙亦感到不妙!
「等等!我軍尚有二萬人,何不拼死殺出?」賈不妙好歹也是蠻王手下數一數二的猛將,豈可輕言放棄?!
「孟儀!快快整頓你的部眾,我們全力朝北面那支軍隊殺去,應該可突破包圍!」
孟儀有如當頭棒喝,對呀!只要能突破包圍,回到越雋城,事情就還沒完!

蠻兵重新集結之後,瞄準北面的敵軍,突圍而出!
奇怪的是,這支不知何方神聖的軍隊在遭遇到蠻兵之前,自己就先退了…。
「主將,敵軍竟然自己先撤退了,會不會有詐?」孟儀生性多疑,深深覺得,這一切都非常奇怪,不尋常啊…。
「此時也顧不得這麼多了,後頭還有追兵呢,還是專心突圍吧,殺回越雋城要緊!」賈不妙下令全軍繼續往北追擊。

當謎樣的軍隊轉進至一處山谷之後,暫時便看不見其蹤影,由於此處是蠻兵回越雋城的必經之路,所以賈不妙仍然執意趕路。
「要是敵軍進攻越雋城就不妙了,我們只留少數兵力守城呀…」孟儀暗暗在心中擔心著,祈求敵軍的目標不是越雋城。

「什麼!?」

「主將!賈不妙大人?怎麼回事?」孟儀問道。
「這也是我想問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人咧?」賈不妙一臉驚恐。
這敵軍竟然消失了!?
賈不妙先止住己方部隊,並派出偵察兵去前後兩方打探…。
不知何時,此處起了大霧…

「報告將軍,前方都沒有敵軍蹤跡!也沒有軍隊經過的跡象!」
「報告將軍!後方追兵不知為何,已完全看不到了!」
賈不妙和孟儀兩人簡直是被耍的一愣愣的,兩人討論了許久,決定先趕回越雋城再說。

蠻兵好不容易逃回了越雋城…。
夜裡,孟儀派出的細作回來報告說:「西昌城完全沒有打聽有友軍入城的事,而且城中的兵糧僅夠支應三日而已。」
孟儀帶著滿心的疑問,前往賈不妙的大帳。
「主將,這西昌城根本沒有援軍,而且他們自己也已經快糧盡了,看來他們想拖我們時間,看誰先餓死!」孟儀說道。
「哼!我就知道他們想來這招…不過,這昨天的大軍壓境到底是怎麼回事!?對方好像空氣一般出現又消失了!」賈不妙抱怨道。
「嗯…」孟儀陷入沉思。
「主將,我猜想…這有可能是妖術!」孟儀說。
「妖術?」
「是的,據我所知,有一種妖術可變出千軍萬馬的幻影,藉以欺敵。我們那時候經過山谷時,碰巧起了一陣大霧,我猜想,蜀軍陣中一定有個法師使出了幻影術!由霧中產生出千軍萬馬,我們中計了!」
「喔?既然如此,那我明天再率軍攻城,屆時絕不會再被騙了!」
「主將,萬事還是得小心呀!」
「既然是妖術,那就不須擔憂了!傳令下去,明日一早再度進攻西昌城!」
孟儀見賈不妙心意已決,也不再說什麼,只是總覺得心裡不安。

隔日,賈不妙的二萬大軍再度出現在西昌城下…。

**********************************

「師父,你已經害我沒法在三日的期限內回到江州了,事實上,我已經遲到三天了!」尾哥抱怨著。
「難道你就眼睜睜的看著西昌城的老百姓被蠻兵殺害嗎?早知道我就不收你這徒弟了!笨蛋!」謎樣的老者唾罵著。
這位謎樣老者,也是尾哥日前正要離開成都時遇見的人,他的法術師父 – 左慈仙人!
左慈仙人平常雲遊四海,最近湊巧來到了西蜀地區,卻發現蠻兵前來犯境,一時慈悲心起,想救這三城的老百姓免於戰亂之禍;又碰巧遇見昔日徒弟小尾,就順道把他給抓來幫忙了。

這利用雲霧產生千軍萬馬的幻象,本就是尾哥的主修科目,如今小試了一下身手,在師父左慈眼中看來如何呢?
「你這招啊,用是用的不錯,氣勢也有了,但畢竟不能靠這一招半式闖天下吧?」左慈說道。
「師父,我也是這樣想的,所以請師父再教我幾招吧!」
「你以為有這麼簡單嗎?越厲害的法術,越是需要時間修行啊,你能再跟我修行個五年十年嗎?」
「這場戰役結束,我就再跟師父學學吧。」
「笨蛋,由不得你,你的弟兄們需要你的幫助,要幫助林員外早日一統天下,結束亂世,不是你說的嗎?」
「這…」
「別說了,我夜觀天象,知道天命在你們身上,所以你還是乖乖待在主公身邊吧。至於法術,這本天書…」左慈從懷裡拿出一本破舊的古書。「喏,拿去,你以後就靠這本書自修吧!能成就多大效果,就看你的造化啦。」

尾哥拿起這本書,破爛的封面上寫著「菊花寶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ngerscb 的頭像
rangerscb

pointer

rangersc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cml
  • *
    菊……

    版主回覆:(01/30/2009 04:19:36 PM)


  • sadvagrant
  • 該不會書的背面寫著一本十元吧

    版主回覆:(01/30/2009 04:24:05 PM)


    尾哥的骨骼精奇,是個天生的練功奇才…
  • sadvagrant
  • 天下武功 尾快不敗

    版主回覆:(01/30/2009 04:22:28 PM)


    尾快不敗,只是被蓋
  • baseboylin1215
  • 算你行...連菊花寶典都有了...

    版主回覆:(02/03/2009 03:50:21 PM)


    為什麼都沒人注意到賈不妙
    都只注意菊花~
  • 浪子
  • 賈不妙是誰???我們不認識啊
    (裝年輕中...)

    版主回覆:(02/03/2009 03:51:09 PM)


    幹,賣假!你家沒第四台也有華視!
  • 浪子
  • 什麼?你說什麼???
    我出生的時候看的卡通是海賊王, 主角是魯夫
    而且是台視在撥耶 ^_<